(雖然只有短短的30分鐘,不過這次要分上中下做報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OWqyk3bnYg 李導演就坐後,「真是奇怪的感覺啊。一點也沒有陽光閃閃啊!」(「てぃだかんかん」意指太陽光閃礫之意) 岡村「一開始的時候還很不適應,現在已經ok了。」 李導演「我之前一直在導綜藝節目,其實我對演員有著陰影在,剛從綜藝節目轉換到電影時,某位有點名氣的演員在攝影棚,用著好像故意要我聽到的程度說『反正他也只是搞綜藝節目的。』」 松雪「咦~~!」 李導演「從那之後就覺得演員好可怕啊,因為發生過那種事,所以我一直抓不好(和演員的)距離。」 岡村「當我聽到松雪小姐飾演妻子一角的瞬間,也很害怕。」 松雪「怎麼會~!」(笑) 岡村「男生會覺得好像很難跟松雪小姐搭上話一樣。」 李導演「因為太漂亮了呢~」 岡村「所以我看雜誌時,就自以為事的認定了女演員只要一不高興,馬上就會回休息室不出來,這個想法佔滿了我的腦子。如果松雪小姐也是如此該怎麼辦才好?一開始我真的很害怕,完全不曉得該保持多遠的距離,但是她完全沒有耶!」 李導演「她還是自行開車到片場的呢!」 岡村「一個人自己開車來,很有精神。」 李導演「好像『不管我也沒問題的』感覺。」 松雪「相反的我不喜歡一直被保護著,因為這樣子我會不小心就努力過頭,所以還比較希望被自然對待。」 李導演「松雪小姐自己對於演藝之路是怎麼想的?」 松雪「20歲的時候,曾經覺得自己不適合這一行、打算放棄。」 李導演「這是在『白鳥麗子』之…?」 松雪「在那之後。大概過了半年,有人找我演戲,但是那時我並不是認真想當演員,我是模特兒出身的,想從事的是設計業,簡單來說就是想做幕後。」 岡村「幕後?!」 松雪「像是化粧師、服裝師之類的,想做這樣的工作。大概是到了25歲的時候,才真的體會到演戲是怎麼一回事,演員得開放自己的感情,但又不曉得現在自己是什麼樣的狀況,也沒有辦法控制,怎麼說呢,就是如果肉體僵硬的話,感情也會跟著僵硬,只能邊學習、邊實際演出來,最後把身心不需要的部份通通丟棄,就這樣子試做了十年…」 岡村「太深奧了!」 松雪「不過讓我受挫最重的是『扶桑花女孩』。」 岡村「咦~!」 松雪「60TAKE。」(拍了60次的意思) 岡村「60TAKE?!」 李導演「咦~!那是指前59次的NG都很明顯嗎?」 松雪「不是,在沒有錯誤下暫停的。」 岡村「在沒有NG的情況下,突然說『不好意思,再來一次』?」 松雪「是的。」 岡村「這樣子59次!」 松雪「而且還有才要開口說台詞時,馬上就喊停的。」 李導演「這代表導演很喜歡妳。」 松雪「我還以為他討厭我」(笑) 岡村「拍了60次耶…」 松雪「當時我很低落,拍到早上3點…」 岡村「就連成龍的動作戲也很少拍到這種程度的…60TAKE!」 松雪「我是很希望他告訴我哪裡需要改進、不過這也是身為演員能力不足的地方吧。」 李導演「不過想要拍什麼、想要求什麼,要是不明確的話…」 岡村「如果不跟我說的話,我還真的不曉得。」 松雪「所以那次我是直落谷底…」 李導演「『扶桑花女孩』是最近二、三年的電影?」 松雪「已經五年左右了。在那之後約半年都很失落,不過也讓我認清自己、不能就這樣子而已。」 岡村「是嗎?真深奧、太深奧了!演戲真的太深奧了!我曾經覺得綜藝節目才是最難的,搞笑是很辛苦的,畢竟我曾經拿過藍絲帶賞的新人賞,大家都覺得我演的不錯,但我卻覺得好像還沒使出全力,所以常回到飯店時就一直在發呆。」 松雪「咦~怎麼會這樣?」 岡村「真的是,那種程度,用那種程度的詞有點怪怪的,不過有演出被要求的程度。」 李導演「不過綜藝節目是真的很困難的!」 松雪「真的!我一直都覺得綜藝節目很辛苦,完全無法想像啊。」(馬上就脫口而出XD) 岡村「腦子一直都在動。」 松雪「思考速度很快嗎?」 岡村「一開始是說話要很大聲、把自己的臉弄醜,但是像這次的哭戲,我真的不行啊。」 松雪(笑) 岡村「愈想製造出哭的心情,卻愈製造不出來,反而讓我覺得好笑。」 松雪(笑) 岡村「搞笑是什麼?老媽死了耶…想著如果老媽死了…想到自己想著這個問題、突然就覺得很好笑啊。」 李導演「這就是綜藝節目客觀的想法呢。其實只要集中注意力就好吧,(對著松雪)演員注重注意力吧?」 松雪「是的是的!要投入角色。」 李導演「死了~死了~只要想到這個就覺得好笑。」 岡村「如果能夠在演戲時,順利加入感情就好了,但是我不是演員,因此『不能不哭、不能不哭』,這部份讓我感到很困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tsuyuki 的頭像
matsuyuki

謎樣的女人*松雪泰子*

matsu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