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提供:wangさん(感謝!!)  資料來源:婦人公論12/7号

 備註: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松雪泰子 專訪

最近常飾演母親。當然跟年紀也有關係,現實生活中我也是位母親,因此很自然的就接受了。

生兒子是29歲時。生小孩對女性而言是個很大的轉機。在那之前我事事要求完美。但是養育小孩常發生預料外的事,因此我也變的比較溫和。

話雖如此,還是困難重重。在生完小孩5個月後,就回到演員這個崗位上,照顧小孩得接受親友的幫助,最大的問題是時間不夠。我想照顧小孩的媽媽們都是一樣的,總而言之每天都過的很匆忙。

對於兒子的管教,從小就讓他擁有自主性,不論什麼事都要求他自己做出選擇。今年讀小學6年級的兒子,已經不知不覺成長到讓我感到驚訝,有時他還會為我打氣「明天又會是一個全新日子的開始了。」(笑)。當然他還是個小孩,所以有好一陣子因拍戲沒回家時,他也會表現出很寂寞的樣子,到時盡可能讓他撒嬌,我常注意多準備親子間的話題。

我有聽說努力養育小孩、等他長大成人獨立之時,會寂寞到心裡似乎被開了一個大洞。現實上我的母親也是這種類型,因此對我而言好的方面是建立自主的親子關係是最為理想的。但是實際上,如果兒子長大後、離開我,或許我會寂寞到受不了吧。

在接下來要播映的『境遇』特別劇裡,我飾演兒子被綁架的主角陽子。陽子平靜接受在兒童養護設施中長大的自己,是位謙虛、聰明的女性。就算被婆婆諷刺、被朋友背叛,但她不感情用事,一直都是忍耐下來。連兒子被綁架,她也是先聽聽別人意見、冷靜的行動。如果我在同個環境長大、或許會更加「自卑」吧,應該不會像她那樣單純接受他人的愛情。我也思考過萬一兒子被綁架,同樣身為母親的我會怎麼做呢,但一定無法像陽子那樣沉著吧。

在佩服陽子內心堅強的另一方面,她什麼都先跟好友討論後才能做出決定,這部份我完全不同。因為一開始要抓住角色個性是相當困難的…。在詮釋中我開始理解陽子、甚至也喜歡上她了。或許從感覺到她跨越層層障礙,身為母親、身為女性,自力自強的樣子真是可靠啊這裡開始的。

原作為小說,理所當然也仔細描寫了心理層面,在特別劇裡、詮釋上也必須細膩表現出來。況且陽子隨便一個表情、可能給與完全不同的解釋。劇情就由如此場面累積而成的,因此責任重大,對我而言也成了大挑戰。

特別劇是以「究境『境遇』是否有決定命運的力量」為主題的懸疑劇,但我認為其實是讓主角實質獨立的故事。

從18歲以演員身份出道,今年正好迎接20週年。真的是一轉間,我想還有很多應該學習的事。

其實出道前的我並不是以演員為志向。從小就對服飾感興趣,高中時期的夢想是成為設計師。看到雜誌上的徵選廣告,心想如此參選,因而通過的話,或許就能親眼看到專業服裝師工作的樣子了,我的夢想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可能有人會覺得意外,但我是怕生的。因此我從沒想過自己會站在台前。但等我發現時,身邊的人都已經在期待我以演員身份待在演藝界裡。意料不到的人生讓我感到困惑,但演員為表現者這和設計師一樣,覺得這個機會難得,一切都是從這裡開始的。

開始工作的時候不斷犯錯,從某個時期開始,我思考太多如何詮釋角色,結果走進死胡筒,就結果而言是撞牆的惡性循環。

自認這樣不行、煩惱到最後已經來到了三十大關,最後是使用用捨棄心理累積過多感情的方式。具體來說是練習將殘留在心中的感情、化為言說出來,讓心靈重新開始會比較輕鬆,而且身心也會比較平衡。

同時也發現「重要的是要對自己誠實」。覺得累積了情緒,就好像壓抑了自己。雖然必須正視自己討厭的部份,但要是裝作沒看到,就無法前進。如此想要有所成長就必須重視這些。

邁入三十大關,雖然是只有一點一滴,但我覺得自己身為演員、一個人,也決定了自己的態度。現在不論發生什麼事,將負面情緒一股作氣拋開,相信自己活下去。

以前我曾經跟前輩演員說「我的目標是將被賜與這個人生的課程全部過關。」她回我「那麼能成為可以體驗各種人生的演員很棒呢。」每次演戲都學到不少,我覺得能走上演員這條路讓我感到很幸福。

目標是不被拘束、不依賴的生存方式。不論發生什麼困難,也要實實在在體驗發生在人生的所有事物。這既是學習也是生活的喜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tsuyuki 的頭像
matsuyuki

謎樣的女人*松雪泰子*

matsu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