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松雪飯的repo,就直譯過來了~ 以下用大叔代表椎名~MC指的是主持人   第一次合作 大叔:明明就是飾演結婚十年的夫妻,但我們連面都沒見過。突然就要演了。 導演問「你們連錯身而過都沒有嗎?」我回「都沒有」,導演竟然還回「那真的不行啦!」 (台灣新聞卻寫說他們兩是認識很久的朋友? 這一定是個美麗的誤會) 導演:在熱帶雨林的角落裡培養感情(笑) 大叔:對。很平常呢(笑)。 MC: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大叔:妳好,我是椎名。 松雪:你好,我是松雪。 MC:的確很平常呢。 大叔:那天因雨,導演說拍攝中止後,我們就去練習滑獨木舟,我以前曾經搭過一次,所以還算上手,不過松雪就… 松雪:我是第一次啊。 大叔:滑的搖搖晃晃的(笑)。不過也因此我們培養出夫妻關係了吧。 導演:真是場恩惠的雨呢。 MC:松雪呢? 松雪:指椎名嗎?本來想說如果他是位可怕的人該怎麼辦,讓我好緊張。 拍片內幕 松雪:外景地是在加計呂麻島,光是移動就很辛苦了。我們住在奄美,所以常用車子移動、轉搭郵輪、再換車。 導演:聽說加計呂麻沒有電車、高速公路、連K-20和ともだち也沒有哦。紅綠燈只有一個。聽說那是為了不讓孩子們到本土時看到紅緣燈而感到驚訝而設的,移動時得要開彎道、而且還得跨山而過呢。 大叔:不過是自然美景呢? MC:演員是體力決勝負吧?? 大叔:松雪啊,明明就這麼瘦了,而且還得再減重呢?導演要她再瘦一點。 導演: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松雪:感覺搖搖晃晃的(笑)。 大叔:話說回來,好像不太常看到松雪在吃飯?不餓嗎? 松雪:超餓的(笑)。不過餓的時候就吃梅昆布(笑)。 大叔:真的呢,身體也是會累的呢… 導演:在那之後的晚上啊…(笑)。 大叔:晚上?啊~那個啊、燒酒呢。在奄美只有黑糖澆酒呢。其中有種酒叫「れんと」   很輕爽好酒。要治療疲倦的身體可是最棒的選擇哦。松雪說「聽說還會讓這種酒聽音樂哦。」我不太懂她的意思,於是就問了「什麼意思?」。她回「就是說邊放音樂邊製造酒的意思啊」!? 松雪:因為上面有寫「音樂燒酒」啊…還有剛剛也有提到,我得減重,我是看到上面      寫著「糖份0」才喝的(笑)。 MC:明明就是黑糖?! 大叔:對,明明就是黑糖、糖份竟然是0耶~(笑) (據說松雪總共瘦了三公斤) 喜歡的戲 松雪:一開始拍的、在海灘的戲… 大叔:因為有海呢… MC:在海灘上當然有海啊?!我好像說了廢話…對不起… 大叔:也有很多海砂呢!! 松雪:對。在那裡… 大叔:對吧。不過現在是上映前… MC:請說出來!反正馬上就要播了,說給大家聽,大家可以邊看邊回想啊! 大叔:嗯~那是場感覺小滴已經命在旦夕的戲呢。 導演:坐著呢。 松雪:坐在海攤上的戲呢! 導演:我喜歡是騎機車和咖哩的戲! (導演在東京影展和上一場也說了同樣的事~) MC:椎名呢? 大叔:我啊,我有段時間離開小滴去某個地方。然後就在小滴身體不好時才回來。   對於剛回來的我,小滴扁了我一頓呢。就是一陣亂打呢(笑)。松雪啊,是位從採排時就全心投入去演的演員,明明就這麼瘦,不曉的是從哪裡拿出來的大力氣呢。弄的我全身都是黑青(笑)。 松雪:對不起!我沒想到會這樣子…    

全站熱搜

matsu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