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已經構築好的牆壁並不是那麼的了不起。想毀壞掉。 》

夜叉池位在福井縣和岐阜縣、滋賀縣的縣境內。標高為1099公尺。每當高度升上100公尺,氣溫即下降0.6度,因此湖池一帶應該比起「地面上」還更涼爽了6~7度。

在這夜叉池廣為流傳的是龍神傳說。有著為了乞雨,而將村裡的少女獻身於池裡的故事。泉鏡花以這物語為主題,寫出了戲曲「夜叉池」。

於是,經過91年,全新的「夜叉池」即將上演。導演是在現今日本中最為忙碌的電影導演、三池崇史。腳本角色是由阿佐谷パイダース的長塚圭史編寫。美術是由輕鬆跨越日本和西洋電影之間差異的會田城。然後,飾演被封印在夜叉池的白雪姬一角的是松雪泰子。沒有其他女優可以更像泉鏡花筆下的白雪了。順帶一提,1979年由篠田正浩導演所指導的電影裡,是由阪東玉三郎飾演白雪姬和百合二角。「夜叉池」對松雪泰子而言,是她的初次舞台劇。實際上在去年本雜誌12月號中,她就曾提到想挑戰舞台劇。如今終於實現了!

三池、長塚、會田。從這個組合讓我所連想到的是「PARADE」在1917年(俄羅斯革命之年!),由Jacques Tati(直譯:賈克.大地)的劇本,畢卡索的服裝設計、Satie的配樂、加上由Diaghilev所率領的俄羅斯芭蕾團所演出的芭蕾劇。「夜叉池」即將成為21世紀日本的「PARADE」。因此,松雪泰子所飾演的是,封印在池底的白雪。

對於第一次的舞台劇,松雪很率直地說「非常期待。在洽談的時候,我馬上就回覆了『請一定要讓我嚐試』」

這對以往活躍於電視劇或電影的松雪而言,舞台劇簡直是個異質世界。不是隨著聚多人群一起練習就能表演出來的,而是一次又一次的演技,只有在該場次才有,已經無法再看到同樣的表演。而且公演巡迴東京、名古屋、大阪,歷經長達一個多月。

同時也有所風險。因為光是話題作,就愈受注目。雖然不致於因此次舞台劇失敗就使女優生涯有了危機,但卻會阻礙了演藝發展。明知有些風險為什麼還是想逃戰呢?

「期待的心情和感到懼怕的心情是共存的。但是,已經構築好的牆壁並不是那麼的了不起。想毀壞掉後進化」。

從出道到20幾歲時,都是努力地累績經驗。但是回頭看這幾年的表現印象,卻也有著慾求不滿的感覺那瞬間。因此,不論自己做了什麼,她是始終無法給自己滿分分數的完美主義者。

在近幾年,漸漸地起了變化。認為接受所堆績起來的東西也是很重要的,就算是破壞掉也是可以感覺到相當具有魅力的。

跨越了30歲後的空檔,松雪泰子已經改變了。伴隨年齡、更加的美麗、而加有魅力了。

她說在舞台劇排演前,一定要去拜訪夜叉池。流著汗水爬著山,想先跟夜叉池的龍神打聲招呼。

「不論是龍神傳說或是鏡花的戲曲,都描寫著有形和無形的東西,相信或不相信之間的對立。我認為對於看不見的那個空間也應該重視才對。」

這對給人時髦感的松雪口中說出或許很另人意外,但是松雪泰子是很重視心靈方面的人。她很喜歡獨處,在那時光裡閱讀普通書籍、做瑜珈、暝想。所閱讀的書也以瑜珈或印度哲學的書為最多。她笑說「現在所閱讀的是治癒系的輔助教材。」

最近也開始凝視石頭了。最喜愛的是稱之為玫瑰水晶的粉紅色水晶。每天感覺都在變化,想回歸最真實的自己。

「只要練了瑜珈,感觀就會漸漸地變化。味覺變得敏感,看見東西的瞬間感覺地完全不同。即使聽著音樂、連極微小的部份也聽得見。接觸大自然,也會真心的認為牠美麗。」

這頁有張脫去高跟鞋赤腳的照片。仔細觀察後,松雪的表情漸漸地在變化。似乎心情很好,感覺很輕鬆的樣子,從全身傳達了出來。

攝影師、髮型設計師、造型師、編集者。我很高興感覺到工作人員各個的影像開始具體化、全體情緒也漸漸地高漲的樣子。

「站在鏡頭前,我想像到底可以解放自己到什麼地步呢?結果,某個瞬間,突然變得非常自由了。」

赤腳站在木造的地板上時,想將世界和自己連結一起的心情,或是有種以自己為媒介讓工作人員和世界結合的感觸。

她笑著表示「快樂、心情好,已經是衣服全脫掉也可以的感覺了。危險啊!真是危險啊!」

她說只要有空檔了,就想去拜訪原美國人所居住的土地看看。因為想欣賞當地的月亮。進入被當地人稱之為「地球的子宮」的洞穴,想體會自己的感覺是如何變化的。

不論時光如何流逝,松雪泰子依舊自然地在慢慢變化著。


------


資料來源:Invitation 2004年8月號(NO.18)

如有翻錯或翻不好的地方,請多多包含哦!m(_ _)m

請勿轉載哦^^

全站熱搜

matsu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