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命:為愛而生》在已在台灣上映-    資料來源:+act 2009 +19號(櫻井翔 封面)            記者:高山亞紀  ────────────────────────────────       *《余命:為愛而生》 百田 滴 役 - 松雪泰子 專訪 *    ────────────────────────────────  在看「嫌疑犯X的獻身」時,嚇了我一跳。平常並沒有給人有「媽媽」印 象的松雪泰子,竟然漂亮的演出來了。很普通的工作,為了日常細微小事 而感到歡喜,過著一般生活的母親……,那個樣子很完美的套在她身上。 回想到在「子宮的記憶」裡的她,也很完美。當然華麗的粧、衣服一定也 適合她,但普通日常生活裡的樣子也很美麗。她在「余命」裡飾演動搖於 要生下孩子還是治療癌症的女性。雖然早就知道她的美麗,但還是被她的 魅力吸引了。從螢光幕傳來另人目炫的光輝,有位女性盡情享受剩餘的生 命。  --這次飾演的小滴得了乳癌,是個很難演的角色,妳是怎麼詮釋的?  松雪:看看關於癌症的資料、接受檢查,再聽聽醫生的建議之類的。年輕    時罹患了乳癌、經歷手術切除,十年後再度復發。復發是無法根治    的,我有問醫生病情的進展速度及過程。」  --為了電影接受檢查了嗎?  松雪:是的。在決定要接這部戲後,就去接受檢查了,這是我第一次接受    如此詳細的檢查。雖然花了一整天,做了包含觸診、超音波、X光    片,檢查結果發現我也有發病的傾向。能夠知道這麼多是很棒的。  --這是個被迫選擇難題的角色,在飾演上有什麼困難之處?  松雪:如果要說真的,或許我自己也有小孩,所以會覺得小滴的選擇有點    自私。自己不在了,所留下來的生命會是幸福的嗎?被迫選擇的背    後裡,基本上是由她支撐家庭經濟,丈夫負責幫忙,是這樣子的夫    妻關係強迫她得做這種選擇。因此她才會下定決心,這部份在電影    裡必須真實呈現才行。這點出了他們夫妻關係,還有攜手共步十年    的感覺。在比起簡單明瞭發生事件,還比較傾向在淡淡的劇情發展    ,我們得把這表現出來。得演的很仔細,所以我和飾演丈夫的椎名    先生是邊做討論邊演的。  --良介給人一種好像不可靠、溫和的印象,妳和椎名先生有討論過小滴      和良介的關係嗎?  松雪:椎名先生和良介完全不同,是很有男子氣概的人,我們就從「覺得    良介這種先生如何」這種簡單的問題開始(笑)。不過良介,以一    位丈夫和社會性來想,或許猜想不透他,不過從女性角度來看,他    是位很溫柔,身為配偶,愛情也很深。或許身為女性都會喜歡上他    吧,我們也曾聊到這個。小滴常會胡思亂想,良介好像跟她處於不    同世界一樣,常抱持著「開朗支持她」的心情,椎名先生似乎是這    麼認為的。「在這場戲,妳想怎麼表現小滴?」椎名先生常會這麼          問我,「我想這麼演」「那麼,良介就這樣吧」大概就是這樣子取    得雙方平衡在詮釋的。然後,理所當然導演也在旁邊囉(笑)。  --還記得妳和椎名先生通力合作出來的戲嗎?  松雪:像是在台詞和台詞中間,再做調整讓觀眾比較好了解之類的。比起    言語之間所表現出來,在別的地方對對方的感情,在那個空間、感    覺到什麼,兩人在對話嗎之類的,大概就是這些。單純的只想要表    現出來和椎名先生結縭十年的夫妻感。因此我們從「初次見面」開    始,當然到片場也是如此,不過盡其所能,去縮短距離。互相努力    讓對方都能夠安心,加強溝通。  --那麼,一直都在身旁的導演……  松雪:我們在討論時,常常導演就在旁邊,感覺就像是三人家庭(笑)。    導演很熱心的仔細聽演員們的想法,然後再綜合出來。因此我覺得    他可以完全接納我們,只要有疑問就直接題出,他也會給個答案。    這是個很棒的關係。實際上有場獨角戲,小滴在邊日記邊唸旁白,    這在原來的劇本上是沒有的。因為乳癌在年輕時就做了切除手術,    在懷孕時同時又再度罹患。然後因為癌症再發是無法根治的。這些    說明一開始只有用台詞帶過。對癌症瞭解的人或許光這些就能夠明    白了。不過一下子就轉移到淋巴和骨頭,病情發展是很快的。再加    上懷孕,賀爾蒙是會產生變化的,因此病情發展就會加快…可是就          算聽到具體的事,大概也只能了解個大概而已。只要稍微用功一點    ,或許就可以了解她的生命有限。小滴是外科醫生,所以她可以馬          上就做出判斷。不過這部份要怎麼傳達給觀眾才好?我想光用講的          ,不了解的人還是居多,所以就慢慢討論出用寫日記的方式來表現          ,導演也採用了。關於是否讓觀眾看到膿花也成了我們的議題。雖         雖沒有必要讓觀眾看到真實的一面,不過還是得表現出某種真實度          ,才有辦法讓觀眾瞭解。不是直接照出患部、膿花,而且讓觀眾感         覺到。這部份是導演提案的呢。不過我覺得這還是有點不清楚。所            以只能努力仔細表現出急迫的心情變化。  --既沒有戲劇性變化,明明就是關於生死的作品,卻也不是以打動觀眾      而做的意思囉?  松雪:導演的最終意圖是讓觀眾感覺到積極、希望,並沒有讓人感覺到她          的命是漸漸流失的。因為對丈夫的愛極深,如果跟他告白自己患了          癌症,他一定會說想要保護她吧。他們就是這種關係呢。所以小滴          才會這麼煩惱。決定一個人生產一定會覺得可怕,而且也不曉得這          是對是錯。不過她曉得、墮胎後接受治療,一定會受到抗癌劑的折          磨,無法過普通生活。如果要過著如此痛苦的生活後死亡,悲傷是          不會變的。在這種狀況下,因為太過體貼,反而會被那份體貼而打          敗。她害怕這樣子的自己,太過依賴對方,這部份不太好演呢…。          就某種意思上,這是不堅強就無法做的事呢。所以才會覺得她在那          之前就是這種想法的人。就結果而言,或許她的命很短暫。不過長          遠來說,她留下孩子,反而讓丈夫的人生更加開拓。為了養育小孩          。如果沒有我的話,他也只能夠自己努力了。其實也救了他不是嗎          ?實際上看過這部片子也有人是這麼想的。所以看過或許會產生很          多想法呢。我也思考了很多事。當然也會因人而異而產生不同看法          。不論覺得小滴的選擇是好是壞,只要能夠產生思考就好了呢。自          己的人生、女性的人生,這種事是會發生在女生身上的。還有家人          ,希望這是能夠讓大家思考的作品呢。  --的確女性看過之後,的確會思考這個決擇呢。  松雪:因為我也生過、養育過孩子,也經過那種辛苦,所以可是具體思考          過了呢。如果是我我想我不會這麼做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啦。沒有          他們那種夫妻關係或許就不會了解了。養育小孩是件很辛苦的事,          我想我大概作不出來吧。」  --生產戲很感動呢,妳覺得她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生孩子的?  松雪:那時一整天都在分娩台上拍戲,要說是很感動嗎?我覺得小滴一定          很痛苦吧。在那之前她單獨一人面臨陣痛時,旁邊的孕婦來鼓勵她          。那場戲劇本並沒有寫說要掉淚。但是在演戲時卻不知不覺的流眼          了。她一定會害怕吧,正因為她太愛丈夫了,所以才更希望丈夫就          待在她身邊。如果不是自己生病了,那段時間一定是很幸福的,她          邊後悔、邊責罵自己呢。不過這是自己下的決定,所以才會有那產          生產戲。到這種地步了,也只能夠全心全意的生小孩了。有著苦痛          ,但是應該也有喜悅吧。所以我很想要把那場戲真實的表現出來。          如果能夠將生產時的壯烈心情演出來就好了呢。  --有紀錄片的迫力呢。  松雪:我覺得好像太過真實了(笑)。雖然不是真的生小孩,不過回想起          來,不知不覺就太入戲了。也因此長時間待在分娩台上,反而就會          不想下來了,一直都躺在上面。我生孩子的時候也是一直待在分娩          台上呢。當時或許是回想起當時的情形吧,我也生過小孩,所以那          種感覺我是可以了解的。可是竟然會想再繼續待在上面呢。那個嬰          兒其實是特殊橡膠做出來的,太過真實反而讓我眼淚止也止不住。          只是想到小孩、只是想到良介,有種說不出來的心情呢。  --如此入戲是因為小滴跟自己有過相同經驗,還是完全不同,才會如此?  松雪:完全不一樣呢。因為我沒有她這麼堅強。所以她能夠在那裡努力著          ,是很厲害的。為什麼她會如此選擇,從這個問題開始都跟我完全          不同,因為感覺上小滴的故事好像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所以不了          解,就跟忍者之類的一樣(笑),完全是不同世界的人了,雖然不          會想讓我想自己會怎麼作,不過搞不好還是會發生,她的選擇跟自          己完全不同,處於這種終極狀態的女性的心理狀況會是如何的?從          這個問題開始,來想像小滴是什麼樣的角色呢。女性會因為賀爾蒙          的改變,而讓精神面也跟著改變的吧。也會因此而無法控制,在懷          孕的同時,癌症再發。想像著兩方面都同時產生於自己的身體內,          就會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呢。或許也就因此而採取了非常自私的行          動,我想她光是保持自己的精神狀況就已經是筋疲力盡了。她應該          也常在每一瞬間都會想著要怎麼去做,是很猶豫的。懷孕時體溫是          會上升的,也會因為想吐而不舒服。回想自己懷孕時的樣子,光是          那些就夠我受的了,在她身上可是還有更多的事發生呢。要乎略自          己而繼續從事醫生工作,回到家又得隱瞞丈夫。可是身體是一直產          生變化的…,所以她已經精神已經是混沌狀態了,無法整理的感情          ,就算選擇了無法預想的行動,我大概只理解這些。然後再從中抓          出來。也就是說靠感覺走啦(笑)。就這樣子慢慢的抓住她的想法          。這次的作品會讓人想活下去呢。  --回頭看過去的作品,松雪小姐的母親角色演的不錯呢,明明就沒有媽        媽感覺,真是不可思議呢。  松雪:嗯~,我是沒有意識到這個啦,不過我也生過、養過孩子,所以某          種意思上來說,表現出母愛、對自己來說是很自然的吧。或許看起          來不像是個當媽的(笑),不過我想我是有母愛的哦。  --我想在作品裡,松雪小姐很適合小滴這個角色,妳有講究什麼嗎?  松雪:有嗎?我還是不了解呢。我只看過初號(試片)而已,那時候我還          是沒辦法冷靜觀看。現在已經經過一段時間了,可能可以客觀看了          吧。光作品主題的沉重,就無法放鬆去看。我的腦子裡滿滿就是拍          這片時的,有多努力想活下去的心情…適合我嗎?如果觀眾如此覺          得我就很高興了呢。  

全站熱搜

matsu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