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有結局!!!!     電話是繼美按掉的,因為設施的老師問她怎麼會在這麼晚打電話… 葉菜跟奈緒提起人類死亡時,會出現走馬燈,所以她也很期待… 醫生跟奈緒說,葉菜頂多只剩下三天的生命,要她做好心理準備。 奈緒接葉菜回家,一回家就看到之前葉菜之前很喜歡的一對鳥兒,奈緒說是從店家那聽來的… 葉菜很努力想把手織品織完,「應該趕的上,如果來不及完成,奈緒妳幫我完成她。」 記者找上老爺爺,原來老爺爺是之前偵辦葉菜殺父案的檢察官,「你認為那位葉菜會殺人嗎?」老爺爺說,「但是有個女兒就很難說了哦。」 記者面對葉菜,並沒有把話說的很明白,他說,他並不想翻案、也不會告訴別人,只是想知道真相。 有一段奈緒小時的影片,葉菜對奈緒說「我知道妳是為了媽媽而做的,不過妳要忘了這件事,這一切都是我做的。」 所以不是殺夫案、而是殺父案… 繼美從克子婆婆那拿到大量物資、還有兩萬圓的零用錢,於是就拿著那些錢自己回到理髮店。 奈緒看到她很驚訝,問她怎麼來的,繼美把一路怎麼來的說給奈緒聽,但同時奈緒發現她身上有大大小小的傷痕,都是繼美一路不小心跌倒之類弄來的… 這讓奈緒很緊張,問她「如果出現更大的傷怎麼辦?」 繼美哭了「媽媽,妳不想見我嗎? 我很想見妳…」 繼美一見到躺在床上的葉菜就整個人壓上去,奈緒找來記者、也找來籐子和妹妹們。 她跟記者說,隔天就會送繼美回去了… 籐子一見到葉菜就叫「葉菜」(這段很溫馨) 一群女人聊起天,籐子和葉菜聊起正在吃的點心就像是初戀一樣,「繼美有沒有喜歡的人啊?」奈緒「不要問她這個問題!」(笑) 一群人就開始圍攻奈緒…「我也是有過的…一個…」(害羞反駁○○之身的奈緒XD) 之後大伙就一同拍照…照片中的每個人都笑的很開心… 籐子、芽衣、果步和耕平離開葉菜家到公園聊天,果步說她也想當媽媽了,想當三個孩子的媽,一個是男的、一個是女的、一個是大男孩(指耕平),耕平「我要努力找工作了!!!!」 芽衣也在同時準備臨產… 葉菜幫繼美剪頭髮,她說「以前孩子的頭髮都是媽媽在剪的。」稍微剪短,繼美說「我比較喜歡短髮~」就跑掉了~ 葉菜拿了張舊照片給奈緒,是葉菜的媽媽… 這次換奈緒讓葉菜剪頭髮,用著慣有的準備動作,奈緒突然回頭「我想起媽媽的臉了!」 奈緒問葉菜「我真的離的開那孩子嗎?」葉菜「就跟我和妳一樣。」奈緒「以後我們還可以見面嗎?」葉菜「我們分離了三十年哦。」 三人再一同吃飯,玩起諧音遊戲,這次奈緒可是有乖乖加入,只是繼美給的分數都是15、23分這種低分 XD 晚上奈緒讓繼美和葉菜先睡後,拿出信紙和信封、開始寫信…一路寫到早上… 隔天早上,芽衣將孩子生下來了… 奈緒做著早餐、繼美起床「粗心婆婆還在睡哦!」奈緒要繼美輕輕碰葉菜的臉,叫她起床,沒想到…葉菜卻是一覺不醒… 奈緒打了電話給籐子,籐子跟芽衣說葉菜過世的事,她們看著保溫箱裡的嬰兒…籐子「生命就是這樣子…有去有來…」 芽衣的未婚夫有來找她,把戒指還給她,應該最後還是在一起了吧? 記者則是丟掉以「聖母」為標題的草稿及奈緒和繼美的偷拍照… 籐子為葉菜辦喪禮、醫生也來參加…(葉菜的死並沒有誇張的演出來!) 繼美在「喜歡筆記本」上寫了「粗心婆婆」… 另一方面,奈緒親自送繼美回室蘭… 奈緒跟繼美說還會再見面的,只要忍耐…突然玩起了「喜歡的東西遊戲」 一開始都還是一般的東西,最後就是對方的事「媽媽的眉毛」(笑) 她拿了信給繼美「二十歲再打開」 最後有奈緒的背影和疑似繼美長大的女孩坐一桌,看著「喜歡筆記本」。 「給繼美     妳現在的名字應該是叫怜南,    不過在這封信裡,請讓我叫妳繼美。 這是以二十歲的妳為對象,所寫的信。 期望長大成人的妳會讀這封信。  繼美、還記得粗心婆婆? 她是我的母親,在與妳一同旅行的途中遇見的望月葉菜女士。  那時,如果不是要成為妳的母親、 我一定不會見到母親吧。 成為妳的母親、 才能讓我一直到最後都深愛著母親。 命運真是不可思議啊。  妳知道嗎? 候鳥為什麼可以不迷路到達目地呢? 例如鳥群以星座為指引。 依賴以北極星為中心、小熊座、仙后座、 等星座,鳥群們以北方為目標。 那是鳥群在還是雛鳥時所記住的。 在雛鳥時所看到的星星位置、 成了牠們生存的指標。   明天就要和妳告別, 我將帶著妳、前往室蘭。 我們並不被允許見面、 也無法再互稱母女。 僅管如此我深信、 總有一天我們還會相見、 總有一天我們緊握雙手的那天會來臨。 如同我和母親經過三十年才又相見, 只要想起年幼時、攜手同行的回憶、 那將會成為指標、指引我們再度相遇。    二十歲的繼美。 妳現在是什麼樣的女性呢? 成為什麼樣的大人呢? 剛遇見的妳才104公分、現在穿著流行服飾、 曾穿著小小16.5公分的鞋子、 現在穿著有點高的鞋子的妳。 再度走向我。 我們錯身而過時,我會怎麼叫妳呢? 面對面時,又該聊什麼呢? 不論什麼我都會聽。  還記得我嗎? 妳身高多少了? 在談戀愛了嗎? 有好友嗎? 現在還喜歡水藍色嗎? 討厭香菇嗎? 還會翻單槓嗎? 喜歡冰淇淋蘇打嗎? 如果可以的話,要不要一起喝啊?  繼美、妳好嗎? 一想到能和二十歲的妳見面、 現在開始就很興奮。 一個人不禁笑了出來。 我用笑容等待和妳的明天。  能和妳相遇真的太好了。 能成為妳的母親真的太好了。 和妳一同度過的季節、 成為妳母親的季節、 那對我來說、是現在的全部, 然後、是再度和妳相遇的季節。 那對我來說、是現在才要開起的寶箱。  我愛妳。                  媽媽   P.S.冰淇淋蘇打是飲料哦。    」    

全站熱搜

matsu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